我是一个大学生,今天我要讲的是我和妈妈之间发生的一段往事。 我们家在农村,很小的时候父亲就死了, 我和妈妈彼此相依为命。 转眼间我已19岁了,由于乡下人结婚早,妈妈20岁就生下了我, 所以她那时是39岁。 妈妈长的并不好看,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妇女的样子。 身高是162公分,体重我估计是120多斤(乡下人不像城里人要减肥, 因为要干活就顾不了那么多。 )虽然是胖了点,但很结实。 还很有力气,她能很轻松的背起一袋大米,妈妈心疼我, 平时一般不让我干活。 我记的那个夏天天气特别热,不知是乡下人天生就不拘小节, 或者是妈妈一直当我是小孩子。 我记得我们俩个人在家时她衣服穿的特别少, 经常就穿一件宽松的T恤一条大短裤,脚上则是一双夹拇趾的拖鞋。 她还嫌麻烦经常不穿奶罩,由于她的胸部很大, 这样子俩个肉球就经常一晃一晃的进看还能看到前面的俩个黑点。 我那时正读高 三,在身体上已经完全成熟了, 看到这些真是慾火难熬鸡巴第整天处于肿涨的状态。 但理智又提醒我这样下去是不行的,她毕竟是我妈妈, 我就整天这样思乱想着。 但妈妈可不知道我的这些想法,还是整天在我面前晃着一对大奶。 有几次我坐着看电视,妈妈弯着腰在拖地, 我能清楚的看到她的奶子随着节骤一荡一荡的, 迷死人了。 这还不算,我们家穷没有淋浴器,平时洗澡都是放在一个大木盆里, 有几回我不知道撞到了她也从不回避还说自己的孩子不要紧, 就算是换衣服也仅仅是背转身而已。 就算这样我还不敢有一点侵犯妈妈的念头, 因为她毕竟是从小抚养我长大的妈妈呀。 有几次实在忍不住了,就趁她不在时拿出她换出准备洗的袜子和内裤打手枪, 发泄一下非常的刺激。 有一次我的床板不知怎么坏了,当天来不及修, 只好晚上和妈妈同睡一张床。 我正是求之不得,到了晚上躺在床上,妈妈不一会就睡着了, 我却怎么也睡不着试问身边躺着一个这样丰乳肥臀的尤物又有谁能睡的着。 我慢慢坐起来,看着妈妈那丰润的脸颊和丰满的肉体, 我有了一种强烈的想和妈妈做爱的念头鸡巴第更是一柱擎天。 我一边幻想着和妈妈做爱时的情形,一边打着手枪, 不一会就头皮一阵发麻只感到一阵阵快意传来, 一泄如注……至此以后我想和妈妈干那事的想法是越来越强烈, 有事没事就往她身上揩油但我也不敢太放肆, 怕引起她的反感从此不理我了。 妈妈也只当我是小孩子撒娇,从不以为意。 由于妈妈的条件不错,村里就有几个人想打她的主意, 其中犹以一个叫王一的追的最紧。 但妈妈总认为他会对我不好,所以一直没答应他。 谁知他一直不死心,到现在还在追,妈妈也拿他没办法。 谁知有一天突然听人说他死了,妈妈知道了后也很难过, 就带着我去拜他并要他一路走好,不要再惦着她。 谁知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突然有个主意在我脑中闪过。 原来乡下人非常迷信,都相信鬼魂附体一说。 尤其是妈妈对鬼神之事更是100%相信,我小时候生病都喝的是庙里面求的香灰。 我打定主意后差点高兴的跳起来。 第二天中午,妈妈还是穿着她那件大T恤做在院子里洗衣服, 她的那对大奶随着挥动的洗衣棒一起跳动看的我慾火高涨, 我再也忍不住了决定实施我的计划。 我来到厨房喝了一口肥皂水进嘴里,然后飞跑到妈妈洗衣服的院子里, 用手掐着自己的脖子翻倒在地,假装难受的滚来滚去。 妈妈一看吓坏了,连忙擦干净手跑到我跟前, 抱着我焦急的说: 「儿啊你怎么了,别吓妈妈啊。 」我一看妈妈的样子心里也很心疼,就想告诉她我是骗她的, 但又一想妈妈知道我在骗她的话以后一定不再理我了。 我心一狠,滚出了妈妈的怀抱,趁机跳起来, 用头勐撞大树并且口里念念有词,撞的头上是血才停止。 然后转过头来看着妈妈, 顾意用王一的口吻说道: 「月娥(妈妈的名字), 你知道我是谁吗?」妈妈是个没读过书的乡下人 见到这情景吓坏了那知道是我在骗她,又见我口吐白沫, 只道是王一上我身了 半天才小声说道: 「你……你是王一。 」我疯子一样的大笑着说: 「说对了,月娥, 我好想你我这次回来全为了你啊。 」妈妈咬着嘴说: 「你想怎样?」我阴笑着说: 「我想怎样你最清楚了, 月娥如果今天你不跟我好,我就要你儿子和我陪葬。 」妈妈破口大骂道: 「你这个杀千刀的, 死了也不放过我我死也不会答应的。 」「哈哈,是吗?」我一发狠又用头勐撞起大树来, 直撞的树支直晃。 妈妈大哭着说: 「求求你别折磨他了, 他还是个孩子我答应你就是。 」我见计划成功了,也顾不得头上的血迹未干, 冲过去抱着妈妈就亲吻起来妈妈开始总推开我, 由于她力气大弄的我总是亲不到。 我不禁发怒吼道: 「你还想不想要你儿子的命了。 」妈妈一听顿时放弃了最后的挣扎,我趁机抱着她亲起来, 妈妈很重我抱不动她就这样连推带抱的把她放倒在屋里的床上。 我一把脱下自己的衣服和裤子,一看自己的鸡巴已如箭在弦, 不得不发了。 再手忙脚乱的褪下妈妈的大裤衩,就露出了那一片黑黑亮亮的黑森林, 只见黑中带红非常好看。 最后我才脱掉妈妈的上衣,呈现在眼前的正是那一对我日思夜想的巨乳。 我像是一只饥饿的野兽把头深深的埋进了她的双乳, 不停的用舌头添直添的俩个乳头发硬,俩只大奶全是口水。 这时我偷偷看了妈妈一眼,只见她俩只眼睛全是眼泪, 顺着眼角不停滚下来俩片嘴唇紧闭,显见心里非常的委曲与难过。 我一看愧疚之心顿起,心想妈妈平时对我这么好, 我却这样对她真是禽兽不如。 可是就这样放弃我又不甘心,看着那一具充满肉感的身体, 终于肉慾战胜了理智。 我顾不了那么多了,低下头先用舌头轻轻添去妈妈脸上的眼泪, 再依次添着她的双眼鼻子,耳垂,额头,妈妈好像被我弄的有点动情, 停止了流泪却紧闭着双眼,全身动也不动。 我顺着她的脖子一路添下去,经过乳房, 腋窝肚皮直到把十个脚趾都添了一遍。 然后我分开妈妈的双脚,用鸡巴对准妈妈的小穴直插了进去。 真的想不到原来里面是这样的感觉,又温暖又潮湿, 再加上妈妈这么多年都守身如玉里面很紧,真的非常舒服。 我把妈妈的双脚架上肩头,禁不住加快了抽插的频率。 我每抽一下,妈妈的大奶就跟着动一下,非常的诱人, 抽到后来妈妈嘴里发出了「呜呜」的声音像是叫疼声又像是因兴奋而发出的声音。 这更刺激了我,我抽插的越发快了。 按理说第一次总是特别快的,我想可能是我前一晚打过手枪的缘故吧, 所以才能这么久。 又插了百来下,我直感到一阵强烈的快感袭来, 再也忍不注了一阵颤抖在妈妈的子宫里射出了我的处男精。 射完后脑子一片空白,感到非常的累,就抱着妈妈睡着了。 等我醒来后妈妈早已不知去向,我很怕妈妈会想不开做傻事, 连忙起身寻找却发现她正在厨房做晚饭。 我就装做什么都不知道走过去说: 「妈妈, 我怎么会突然晕倒 头上还流血了呢?是不是遇到鬼了?」妈妈一听忙摀住我的嘴说: 「嘘, 别说的这么大声儿啊,你是遇到鬼了,不过别怕, 妈明天请人来抓他。 」我见她果然信了刚才发生的事,心中不禁暗暗得意。 第二天妈妈果真请了个道士来,那人一看就是个骗钱的主, 一番装神弄鬼之后就说鬼已抓住,妈妈听了大喜, 给了他一笔钱就送他走了。 只道是鬼真的不会回来了。 过了几天,又是中午时分,经过几天的休养生息, 跨下的鸡巴又开始蠢蠢欲动了看着躺在床上睡觉的妈妈, 就想上去占有她。 但转念一想如果老是用鬼魂附体一招不是长久之计, 我必须用别的方法才能长期的占有她。 终于被我想到了一个方法,于是我脱光了身上的衣服, 走过去一把压在她身上。 妈妈受惊就醒过来了,吃惊的看着我。 我假装王一的语调对她说: 「月娥,想不到我又来了吧。 」妈妈结吧着说: 「你……你不是被抓了吗?」我狞笑着说: 「就凭他也想抓我, 还差一万年呢。 」「求求你放过我吧,你何必缠着我呢?」妈妈哭着求我。 「哎,月娥,老实告诉你吧,过不了多久我就要去投胎了, 这次是最后一次我想你不会不答应吧。 」妈妈一听也没别的办法,只好同意了。 这一次妈妈只道是最后一次了,也不像上次那样只闭着眼不说话, 竟主动坐在我身上和我玩起了观音坐莲 正当她干的忘情时我突然大叫道: 「妈妈你在干什么呀?」她正在兴头上被我这么一叫, 当时就吓傻了连忙从我身上下来,用手挡着重要部位, 羞的整张脸通红满脸的不知所措。 我看着好笑,但脸上却不动生色, 装不知说: 「妈妈你干嘛脱光衣服爬到我身上啊?」妈妈羞的都不敢看我, 嘴里说到: 「儿啊你要相信妈妈,妈妈这是在救你啊, 哎这件事说了你也不懂,总之妈妈是不会害你的。 啊,我知道了,一定是时辰到了他赶着去投胎了, 想不到这杀千刀的到最后还要害我……我……我……」眼看妈妈已完全上了我的圈套 我知道现在是时候该我说话了。 我看着她说: 「妈妈我不会怪你的,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才这样做的。 」妈妈听我这样一说, 才敢抬头看着我说: 「你真是妈妈的好孩子, 妈妈没白疼了你。 」我见时机已经成熟了, 就对她说道: 「妈, 你刚才坐在我身上时我觉的好舒服好快活,你的奶子真漂亮。 你能不能再帮我坐坐,你看我的鸡鸡好硬啊。 」妈妈一听这话,脸色大变, 急忙说: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这是乱伦啊, 被人知道是要浸猪笼的。 」「那你刚才为什么坐在我上面,何况这事我们不说别人又不知道, 来嘛我真的好想再来嘛。 」我趁机向妈妈撒娇。 并用我的大肉棒往她的身上摩擦。 妈妈被我这一说已是方寸大乱,再加上她守寡多年又正值虎狼之年, 被我这样一挑逗更是没了主意。 竟用手握住了我鸡巴, 对我说道: 「就这一次, 下次可不许了 知道吗?」我忙说: 「知道了, 知道了。 」只见她用一只手抓着我的肉棒,一只手扶着蓆子, 慢慢的坐了下来。 当我的肉棒完全没入小穴时,她竟伸出舌头添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真是太性感了。 我从下往上看着妈妈的俩个肉球随着身体的摆动而不停晃动, 再加上她那陶醉的表情真是大饱眼福。 妈妈的动作很有节骤,先是缓慢而轻柔,后面再慢慢加快, 当我想射时又会突然停住这样来回几次,她才最后发力加快让我爆发, 整个过程不用我动一下真是爽呆了。 做完后我觉的累很想睡,妈妈则怕我热不好睡, 就坐在一旁帮我打扇还一边摸着我的头发直到我睡着。 从此以后妈妈就成了我泄慾的工具,我们一有空就做, 但有时妈妈会不让我做因为她说我在长身体, 这样子对发育有影响然后把我赶回自己床。 然而大部分时候她都会满足我,因为我知道她自己也很想要。 我很喜欢让妈妈给我吹喇叭,她也很喜欢帮我吹, 老实说妈妈吹喇叭的本领真是一流。 她的动作非常的温柔,先用嘴把整根鸡巴都添湿了, 然后再用舌头在龟头附近打转并不时的添我的马口, 弄的我整个人麻麻的她的嘴吧很大,所以能完全吞入我的鸡巴, 但她很会掌握分寸一般不会让我射在她嘴里, 因为她说这样让她觉的不舒服。 我也很喜欢和妈妈乳交,因为她的奶子又大又挺, 只须用手一挤就能把我的鸡巴夹住我总是把精液射在她的那对肉球上, 然后再用手铺开因为这样让我觉的很有成就感, 妈妈虽然不喜欢我这样做但也拿我没办法。 我们也曾试过肛交,但妈妈说疼,我也就不敢插了。 我每天都和妈妈睡在一起,可以天天和她做爱, 我喜欢妈妈的小穴每次都能使我很舒服。 妈妈也从中得到了快慰。 我和妈妈说,我要一辈子和她做爱,可妈妈说等我够了年龄还是应该娶个媳妇, 而且只要媳妇不反对她以后还会和我做爱。 我和妈妈做爱的日子真的很快乐,虽然我现在广洲念书, 但我一有空就回家。 同学都笑我这么大了还想家,他们又怎知道我和妈妈的秘密呢, 我记的上次回家的第一个晚上我就泄了三次整个假期也不知道向妈妈贡献了多少精子, 回学校后同学都说我瘦多了。 不过我一直没告诉妈妈鬼魂附体是我一手策划的, 谁让她自己这么笨呢?不过也许妈妈即便知道了我骗她, 现在也不会认为是她太傻了因为她也离不开我的大鸡巴了。 你们说是不是?。